被告不认罪付不起保释金‧妻叹这个年怎幺过

2020-08-03
被告不认罪付不起保释金‧妻叹这个年怎幺过(雪兰莪‧加影8日讯)涉嫌强姦继孙女的68岁爷爷于週三早被控上加影地庭,被告否认控罪,但法庭定下的保释金数额达1万8000令吉,被告年迈的妻子听后,无助地呆坐在法庭上,不知所措,直言“这个年(农曆新年)怎幺过?”现年68岁被告王天安于週三早上11时,遭警方押送至加影地庭面控,他被控于今年1月3日早上8时30分,在加影锡米山住家的一间房间里强姦年仅15岁女子,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76条文,并可在此条文下被治罪。一旦罪成,被告将面对最高20年监禁及鞭笞,而依据刑事程序法典第289条文,儘管被告的年龄超过55岁,理应免鞭笞之苦,但抵触刑事法典强姦条文(第376条文)除外,若罪成法庭将以被告身体状况判处适当地鞭笞刑罚。基于被告只通晓方言,因此法庭特安排一名男通译员,以福建话宣读控状。被告原先聆听控状后表明认罪,但当通译员解释一旦罪成将面对的刑罚后,被告即改口否认控罪并要求审讯。主控官萧翠甄副检察司表明基于被告抵触严重控罪,再加上女受害者为被告继孙女,两人事发前一直同住一屋檐下,因此向法庭表明不建议保释条件,以免被告骚扰受害人。就此,辩护律师玛扎哈说,自受害人向警方投报后,迄今未有再回到住家,而其继祖母(被告妻子)也不知受害人的下落,因此要求法庭允许被告保外候审。望向聆审席似在找人“被告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,育有的两个儿子更对家不闻不问,仅靠大继孙女给的数百令吉家用,以及被告妻子售卖食物赚取的微薄收入养活一家,目前被告妻子还需养育大儿子丢下不理的两名儿子。”最终,法官诺哈扎妮裁决被告必须以1万8000令吉、一名担保人、交出国际护照、每个月的一日到住家附近的警局报到,以及不可骚扰案中受害人,同时亦择定2月17日过堂。1万8000令吉保释金,可难倒被告妻子黄女士(66岁),只见带着男孙的她,当场愣在法庭内,叹气说:“18千这幺多,哪有这幺多钱呀?”另外,当被告站在被告栏时,一再望向身后的聆审席,即使已知道妻子和孙子所坐的位子,但还是一再转头望看聆审席四周,犹如在寻找其他人的蹤影。听闻需1.8万保释金妻叹气摇头被告妻子黄女士于週三早上8时,独自带着就读小学二年级的男孙来到法庭等候,一直等至11时许,才见上丈夫一面,每月依靠几百令吉过活的她,听到1万8000令吉的保释金数额,不禁叹气摇头。休庭后,一脸无助的她只好坐在聆审席上愣着,之后再询问通译员是否还有保释丈夫的办法或程序,通译员解释后也表示无能为力,1万8000令吉保释金必须要支付才可作出保释。因此,被告唯有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农曆新年,留下妻子独自面对,还要承担两个男孙子的生活费用。据记者观察,发现黄女士携同出庭的小男孙颇为懂事,当婆婆向媒体披露家里开销时,在旁提醒婆婆屋租和生活费用数额;惟不知是否家中经济拮据,儘管裤子后方破裂也照穿。身世坎坷母带着改嫁据警方调查,案中的女受害者的身世坎坷,父亲在她小时候已经逝世,母亲带着她和姐姐改嫁,随后母亲和第二任丈夫诞下目前分别7及10岁的弟弟,而姐姐亦远嫁槟城生活,原本一直都相安无事且生活愉快。未料天意弄人,母亲于2012年逝世,遗下受害人、两名弟弟及继父,只好跟随继祖父母一起居住,并向警方申诉继爷爷在她在11岁时就开始强姦她,当时她年纪尚小,对这种事情一知半解且害怕,以致不敢告诉身边的人。儿失蹤2老卖虾饼养孙黄女士披露,其大儿子(即女受害人的继父)早在妻子于2012年病逝一週后就失蹤,迄今毫无音讯,只留下孩子们给他们两老抚养,平日就靠售卖每包才两令吉的虾饼勉强过活。“嫁到槟城的大继孙女,每月都会寄几百令吉给我们当生活费,可是家里的小孩子读书、吃饭和屋租都要钱,单是屋租就要400令吉了,生活也只是勉强能过得去而已。”她也说,曾有人说可以帮忙他们申请福利金,但多年都没有下文,并叹气说:“现在发生了这种事,说甚幺过年,过年饼呀……鸡呀,都还没买,还过甚幺年?”据了解,黄女士还有一位小儿子,只是不知何故自结婚后就离开家,对家中两老不闻不问,从不给她生活费。换言之,被告已是她目前在世上唯一的亲人,不难想像她是多幺想自己的老伴能够陪伴在身边,而不是独自扛下养育孙子和承受生活的重担。新闻背景女生申诉遭继祖父性侵15新闻背景岁华裔女中学生因父母相继逝世,与两名弟弟跟随继父及爷爷婆婆一起生活,岂料爷爷被指4年前开始强姦她,直到男亲友发现女受害者神色有异,逼问之下,才揭发这起案件。警方接获投报后,火速展开逮捕行动,前往雪州加影锡米山逮捕68岁的“狼爷爷”,并把他带往法庭申请延长扣留,协助调查。据悉,“狼爷爷”于1月3日早上8时30分再度强姦孙女,半小时后一名男亲友上门拜访,看见女受害者神色凝重,沉默寡言,关心追问之下,才获悉她惨遭强姦,随后立即带受害者到加影警局报案。‧2014.01.08